台灣無圍牆的校園的謬誤

在國外的校園設計,無圍牆的概念,是整体設計的一部份,學校中上課,活動和辦公的地方,相對上是一個封閉的空間,所有的學生活動,

戶外或体育館的空間,可以開放給一般的民眾來使用。學生和工作人員的安全,因為出入口有刷卡或保安駐守,安全性很良好。

而台灣的校園建築,尤其是中小學的環境,基本上整個設計,都是沒有做使用區的分割,

校外人士可以大大方方進入學校的任何一個區域,遊客都可以在教室間游盪,這種校園設計,是不可以作為開放性校園。

而我們的政治人物和一些半吊子的教育人員,出國看到國外的開放校園,只學到皮毛,大力主張將所有的學校都設計為開放校園。

但是我們的校園建築,沒有而且沒能跟上開放性校園的設計理念,會出現台北文化國小的事件,應該是官僚殺入的事件。

 

在台灣公共空間的缺乏,公園和綠帶的面積極少,只能朝校園的開放,來改善這種情況,所以從大學到小學的校園,都希望把空間

給開放出來,但是台灣校園的設計,未做空間使用的規劃,把學習和辦公的空間分割,事實上,許多的校園都不適合開放,但在

台灣許多見視未廣淺薄,把國外的理念烤被抄回,就大力的在台灣實施。

加上國外的校園的清潔和安全,有專人,有經費來維護,草皮有人割,垃圾有人掃,樹有人剪修,但是台灣的中小學,因為經費的限制,

這些的配套都沒有,但是一意孤行,把校園開放,這不是官僚殺人,是什麼?

如果校園要開放,請重新設計校園動線,分區使用,提供必要經費。

廢死絕對不是這個案件相関的問題,是個政治搞出來的假議題。

馬太鞍濕地

DSC_6733-2
山中無甲子, 寒盡不知年,在花蓮的歲月是幸福的。
有那群在慈濟醫院,志工菩薩的陪伴和幫忙,能幫助別人的生活是富足的。
白天做醫院的工作,晚上做研究,假日趕台北的討論, 努力工作的日子是充實的。
下班後,騎著小摺繞行慈濟園區,開車子去七星潭吹海風,悠遊於山海之間的人生是愉快的。

政府的組織再造

讓有資訊的人做決定

在現行的政府組織架構中,我們期望著首長能做出一個最好的決策,但是在這個組織架構上,下層組織的辦事員,
可能擁有更豐富的資訊,是長官所不懂的,不是長官們不優秀,而是人的能力有限,在這種分工細緻,知識多源的環境中,我們不可能期待一個日理萬機的長官,全盤了解,而是要建立一個更有效率的資訊處理架構,把決策權下放,讓手中有資訊的人,做最合理完美的決策。

過去的政府的組織架構,多採助功能性的設計,橫向的連絡不足,系統複雜,資訊的交流不足,而資訊的匯整工作,卻變成長官需要做的事情,造成某些重要資訊遭到隱匿。

醫院的選擇

一般來說病人來醫院有三種重要的需求,其一是透過醫院取得他所需求的藥品,其二是醫院能提供治療性醫療產品,比如說換藥,復健或手術等這方面的醫療產品,其三是最重要的,而且近年來越來越重要的資訊需求,也就是透過醫療院所得到正確,被需要的疾病資訊。

 

對於一個更年期的患者,她如何選擇醫療院所,可以透過前面三種需求來分析,前二項需求,藥品的取得隨著醫藥的普及,更年期的藥品可以透過許多的管道來獲得,不再是醫療院所獨佔的情況,可以拿著長期處方箋在健保藥局取得,每年只要看四次的門診,就可以取得她所需求的藥品,前往醫療院所就診,藥品不再她們的主要需求,醫療院所主推的自費藥品,在通路上更是弱勢,病患可以透過其它的管道,以更低的費用取得,病患只要在醫療院所消費一次,就可以不再上醫療院所取得。

 

現今的更年期相關的藥品,基本上以套裝的製品為主,服用方式簡單,病患可依樣畫葫蘆,因為藥品而就診的行為,逐漸減少中。

 

而治療性的醫療產品,更年期的婦女所需要的第二項產品,如乳房攝影,生化檢查等等,大致上,規模以上的醫療院所都有提供,這些檢查是醫療院所的必要,而非加值的部份,病人選擇醫院時,比較不用考慮醫院是否可以滿足她們的需求,大多數的醫院都能滿足。

 

面對治療的風險,類似更年期婦女服用荷爾蒙,在婦女朋友的認知中,荷爾蒙的補充,會增加乳癌發生的機率,但部份的婦女有嚴重的更年期症候群,又必須服用荷爾蒙,為了減少服藥所造成的風險,必須有收集更多資訊,來決定治療方向,資訊的需求在高風險的治療中,和病患自主的過程中,逐漸成為醫療機構的努力方向。

 

對於更年期的患者,選擇醫療團隊應該選擇的是能夠提供良好的資訊的醫療院所,暫時要把我們對醫院刻板的印象,例如醫院建築外觀是否美麗,醫師和護士是否溫和有裋,醫院的內部是否有完美的裝潢和傢俱等等,過去評估的依據,更要考慮醫院是否能提供完整足夠的資訊。

 

醫院如何提供病人足夠的資訊,主要的透過三個重要的管道,第一個是門診看診,病人來到診間,依照病人個人的陳述,給予正確而且客製化的資訊,通常這種方式是獲得資訊最有效,也最正確的方式,但是因為台灣門診,一個診次,醫師都要看上50個以上的病人,對於更年期這種需要較多時間,教育病人,診察病人的工作,醫師無法完整給予病人足夠的資訊。

 

第二種方式,是透過外圍的衛教單張,網路資料,手冊和週邊的衛教人員,門診經理人來提供足夠的資訊,這種資訊可信度和正確性,雖然較差,但是相對於外面的耳語或坊間的消息,還是比較正確的方法,和信醫院的網站和衛教資料,可以做這方面的示範,由醫院來主導資訊的傳訊,比起由媒體主導的衛生資訊,應該品質和正確性是比較正面的。

 

第三種方式,醫療院所是否有主辦的更年期相關的病友會,這個病友會的方式,可以讓治癒的病人和要開始治療的病人,有機會面對面,透過醫療人員的仲裁和解說,讓病人可以分享疾病的知識和得到足夠的認知。

 

當更年期的婦女,選擇醫療團隊時,應該選擇具有上列三項資訊提供的醫療院所,愈能夠提供正確資訊的院所,才是最佳的選擇。

White Cliffs of Dover

在 2006年 11月11日退伍軍人日,在美國 Arlington 國家公墓前,唱起了 White Cliffs of Dover,
描寫著那群久戰沙場的軍人,渴望回到溫暖的家。
正如漁家傲中的情景

塞下秋來風景異,衡陽雁去無留意。四面邊聲連角起。千嶂裡,長煙落日孤城閉。

濁酒一杯家萬里,燕然未勒歸無計。羌管悠悠霜滿地。人不寐,將軍白髮征夫淚。

~北宋‧
范仲淹〈漁家傲〉

Powered by ScribeFire.

User CGI 的設定

以前在 Slackware 上,User CGI 的設定,不能把 php 的部份設定上去


AllowOverride FileInfo
Options +ExecCGI +FollowSymLinks
AddHandler cgi-script .cgi .pl .exe


如果在 cgi-script 的部份,把 .php 加上去的話,你就會有 ” Premature Ending of script” 的問題。

這是使用半年的,重架  Centos 才發現的。

Slackware  可以跑 perl 但是無法跑 php, Centos 可以用 php 但是 perl 有問題

問題解決的方式,就是在 /etc/httpd/conf.d 上加上一個 UserCGI.conf (增黑的部份)
就可以了。

我把 UserCGI.conf 改名為 UserPerlCGI.conf 把每一個設定單純化,簡單化。

Powered by ScribeFire.

覓心觀心

怎麼標把心拿出來,在眼前細細的評量,把心拿出來的過程中,

需要跳脫自己的偏執,而以另一個超然的角色來看你所偏執之心,

這個過程,我直到 40 不惑之年,才略解其奧妙。

每次在寫文章時,對我來說故事不難,多年的醫院工作和觀察,

有許多的素材可以運用。前面的是尋覓自己的心。

最難寫的是討論,如何寫出自己文章的缺點,以一個客觀旁聽的角度,

寫出自己理論的缺陷,寫出如何改進之道,那是把心拿出來的過程。

覓心觀心,相互交織,也就研究寫作之路。

闡述某天晚上和我的論文指導老師黃思明,對我內心偏執的理念所做的啟提。

充實

行程是擁擠的,生活是忙碌的,時間是零散的,但生命是愉悅的。

歡喜著自己的歡喜,幸福著自己的幸福。

Powered by Zoundry

制度化或資訊化

要讓組織順利的運行,有兩種方法,第一種是健立制度,讓在系統的內的操作者,可以依制度的規定而做事,
制度的設計原則,要能讓操作者知道,按照制度上的規定,是可以讓個人福祉(Utility)最大的(Maximum )或是最好的 (Optimal)。
重點所在是”理性”。

另一種方式,就是改善管理,增加資訊的通透性,增加處理資訊的能力,使得管理者可以即時(Real Time) 順利的得知問題所在,找出可行的 (Feasible)解決方法。
重點所在是”資訊”。

當系統龐大時,資訊取得的成本高昂,管理變成非常困難,就只能走第一種方式,大型系統就是這種典型的設計。
把運作所需要的規則(智慧),操作者是有限理性,透過制度能把大量的規則融入制度,使得系統運作的結果,對每個人
都能達到效能最佳化。

如果組織較小,資訊取得容易,管理工作足夠,管理者可以知道問題所在,快速的解決問題,如果資訊收集不易,管理工具缺乏,
就不可以輕易嘗試。

美國是個幅員遼闊的國家,人民知法,安分守己,按照規則運作,雖大而不僵。
台灣是個資訊通達的國家,管理能力有和工具不足,靈活度雖好,但是早於制度設計不佳,派系傾軋,內耗嚴重,遇到問題,利益紛爭,大魚吃小魚,強者先行。

中國是怎麼樣的國家,資訊不足,管理工具缺乏,能力不良,制度設計不良,上者驕其民,富者驕其勢,而其下者挺而走險的國家,遇到問題,就開始喊口號,無力解決。

中國多刁民,台灣多悍民,美國多順民…

Powered by Zoundry

Portable & Immobile

每次在使用 Microsoft 平台上的軟體,安裝程式變成理所當然之事,

最討厭的是這些事情花掉了不少時間,而且在 Microsoft 的平台上,一機一版的原則根深地固的存在。

軟体的選擇考量,有兩個很重要的成本,一個是學習成本,所有的軟體,使用都需要花上一段時間,

去熟悉這個程式,嘗試錯誤,有時候還得到書店去買一本書,來學習這個程式。

2007-02-28_213358.jpgPortable Application ( portableapps.com )

OpenOffice, FireFox, SunBird, ThunderBird ……



另一個另人厭惡的是,一離開你的 Notebook 或者辦公桌的那台電腦,在別人家的電腦上,進行操作,

環境不適,水土不符的情況,即始是同樣的程式,高度客製化的環境,使得搬個家都有很高的移轉成本。

最常見到的是,你準備好的資料,別人的電腦竟然沒有這種程式可以打開。

Microsoft 運用這兩種的成本,在轉移和搬遷時諸多不便,讓你放棄移轉你的程式軟體,逼你去買一台可以攜帶的

Notebook筆記型電腦,以卻保在資料移動,異地操作時,能確保其運作的安全性。

Mozilla 這系列的軟体,包含 FireFox (相當於 Internet Explorer),Thunderbird ( 相當於 Outlook Express,應該比 Outlook Express 好

它還可以當作 RSS Reader ) 加上 Sunbird ( Outlook 中 Calendar 和事件安排 的功能 ),另外一些 File Transfer (FTP) 和 網頁編輯的

軟体, Media 播放的軟体,這些軟體都是可以在 USB 隨身碟上運作,約 250 Mega -350 Mega 就可以順利運作,OpenOffice 的功能,

不輸於 Microsoft Office,帶著就走的功能。

所有的資料,帶著這走了,沒有移轉成本,沒有軟体風險,我還夢想,如果可以在 Mini -Linux 的系統下 250Mega,可以放在 USB 的

Flash Disk 上,開機時選擇 USB Flash Disk 開機,那就可以一個 完全沒有 Microsoft 平台,不用安裝軟体,沒有平台限制的工作環境下,

帶著這跑的工作環境。理論上可行,但是我還沒試….

但是把這些程式裝在我的 USB Flash Disk 上,走遍天下,在 Window 的環境下,插著就用,POP3 看信,下載程式,Post Blog 都可以,

上傳檔案,聽音樂,看影片,編 HTML,修改網頁,真的方便很多,缺點是速度比較慢些,電腦速度好一些時,就不感覺了。

你還會想裝 Vista + Office 2007 的那種重型岸炮,還是接受 Mozilla 的這套機型機槍,開始接受這種可以打了就跑的系統,游擊戰

專用,系統不用灌,只要一個簡單的 Window 平台,就可以如魚得水,遊刃有餘。

是否看到 Microsoft 的這種”概念市場”,會不會有一天全軍覆沒…….

Powered by Zound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