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境之南的醫療案件解決

婦幼的健康問題解決,我綜合來回答所有人提出來的問題。

解決的方式, 的綜合回答

1. 為什麼不利用現行的署醫系統,來解決這個問題 ?

A. 我們害怕這個資源出去的時候,不會完全使用在婦幼健康的這個團隊,所有的費用可以被攤到其它,非婦幼的部份。 因為署醫會有很多的方向和目標。而且這個費用是支持這個團隊,可能的話,這個團隊不見得是國境之南的任何醫院把他吃下來,而是重組一個團隊,這個團隊可以租用現有的工作空間,以院中院的方式來處理。盡量避免,這些錢直接 Pooling 在某個醫院,這樣會造成效率的極速下降。

而在衛福部,這個管理的單位,必須非現行署醫的管理上級,以避免可能的道德違失。

2. 除了婦幼以外,其它人看診的權利呢,內外科的疾病如何解決呢?

A. 必須有一組急診專科組成一個小組,負責 24 小時全時的急救任務,讓急症的病患,在無法北送之前,能夠有機會有機會活下來,一般急症都可在這個團隊下救回來。另外,內外科的問題,須要將當地的開業的醫師群組合起來,對於這些內外或其它的病患,組合起來,他們可以建立聯防的系統,而這個系統最主要是透過這樣的機制,提供更高的收入,也就是透過這樣能讓有更多的醫師來這裏開業,而不是在當地的醫院中,找他方名醫來看診,與開業醫競爭,在這裏病人資源已經很少,所以,要讓這些開業的家醫或其它科的醫師,有意願留下來,也願意投入更多的資本,來提升品質,這個點是非常重要的概念,和原來政府的主導的思考是完全不同的。另外我的優秀的同學李立瑋醫師,高雄醫學大學訓練出來的外科專科醫師,我相信他的看法應和我相同。

3. 在屏北醫院成立預產之家的想法,是可以,但是牽涉到一個問題,產科和兒科是個持續性服務的一個團隊,因為你不可能把一些產檢或一些平常性的兒科服務,要求所有的民眾前往北部來看診。生產只是婦產科眾多服務的一個,在國境之南保留一個這樣的團隊,非常重要。

4. 改善病人後送,成立一個醫療航空隊,參考澳洲和紐西蘭的飛行醫師或直升機隊伍,在澳洲和紐西蘭,婦產科專科醫師集中在城市,而偏遠地區的生產,大部份靠當地的家醫科醫師或助產士,但是會有手術和困難病患的後送,他們就用直昇機將產婦後送到大型醫院。

以上是綜合回答…..

恆春接生,一個婦產科醫師的親身體驗

前個星期六日,接受委派前往恆春旅遊醫院行醫三夜兩天,這個地方是台灣尾,醫療的資源短缺的地方。

這裏有義大婦產科的周醫師,長年支援恆醫的門診,每診的人次多達 20-30人,顯示這個地方婦產科的需求不少。星期日晚上,正在吃飯的時候,接到了急診的通知,有一位 34歲,第二胎,平常在恆醫產檢的媽媽,懷孕 36週,羊水已破,已經有規則的產痛。我急急忙忙的趕到了急診室。

當下進行評估,在很短的時間內,胎兒會挽出。因為只有 35-36週,小於 37週,為早產的孩子,開始找小兒科醫師,和可配合生產的團隊,結果是令我難堪的情況,恆醫星期日沒有可以支援的團隊,沒有助產士,而且急診的護理人員沒有這種處理生產的經驗。

這時候,我開始評估,將產婦送到最近有產科支援的醫院的可能性。屏東基督教醫院和東港的輔嬰醫院,但是病患產痛的頻頻,在 1到2 個小時會生出來,北送時可能會生在救護車上。

於是在恆春地區的醫院,恆基有位產科的護理人員,沒有上班,但是留在附近,也有小兒科醫師值班,只好把病人往恆基送。哇,恆基的產房,令我驚艷,五臟具全,雖然小,但是整個環境,有基督教醫院的味道,約一個小時候,孩子就呱呱落地了。(事實上抱在我的手上,沒掉到地上)

這件事情的發生,讓我有種很不安心的感覺,萬一,沒有恆基的產房工作人員的支援,身為在恆春唯一的婦產科醫師,可能會英雄無用舞之地。最後的解決方案是,很可能是我跟著救護車北送,而孩子在車上出生。

這件事情,讓我開如思考,這種沒有產科醫師的郷鎮 (台灣有六成的郷鎮沒有產科醫師) ,而且對於某些孤懸在台灣尾的地方,或者在東部玉里,池上等地方,都可能發生這種情況。而恆春地區,一個月可能有 5-6個當地的孩子在恆春報到,平均約有 10-15個孩子出生量,大部份的產婦都在產期接近的時候,送到屏北的醫院來待產,如果這些出生量,應該需要養一個產科團隊 (通常一個團隊需要1500-2000萬/年,含產科,麻醉,兒科和相關護理人員全時支援)。

建議在恆春,台東,玉里這些地區,建立一個具有產科團隊,包含產科醫師,小兒科師,產房團隊,開刀房的團隊,這樣子,產婦就不用擔憂,要生孩子沒地方去的窘境。 要各位記住,只有婦產科醫師,沒有用,因為整個產科是個團隊。 或許要花些錢,但是這種團隊,在緊急的時候,可以救兩條命,我們永遠希望所有母子都可均安。

一個婦產科醫師的願望 …..

Health Portal 網路Crawler的經營

Findprice, SkyScaner 的這種高極的網路 Crawler,跨過了數個網站,找到一個最低的一個價格,把別人資料庫的資料,通通收集到一個區域中。

在 APP 的領域中,我不可能在我的手機上,安裝我去過的各家醫院專屬的 APP。那樣子,不合實際,也無法整合。 看下一個醫師的時候,他要等你一個個輸入帳號,一個個看,醫師那有那種美國時間。

萬一有一天,醫院的資料庫死了,或醫院的服務關了,那你有留下你的備份嗎。所以一隻專門對應的 APP,也就是一隻能夠在你的所有 health patient portal 遊走的蟲蟲,幫你管理你各個 Portal 密碼,帳號,把你你所有資料,包含檢驗,圖像,報告,病歷的這些,下載到你的手機上。

這個 App 幫你整理,擺放這些資料,整理好,按照不同的 Category, 不同的Tag,放在一個個的專區內,你要看這些資料,只要搖一搖手指,所有的東西就能夠好好的分門別類。

這個 app 的難度,不是能不能把這些資料整回來,而是拿回資料,能不能把這些東西排列整齊,能讓下個閱讀的人,輕鬆的找到資料, 它必須具搜尋的功能, 重排的機智。

Patient Portal 在美國各醫院和保險系統,都有很完整設定,做起來不難,但是在中國,日本或台灣,因為沒有這種䐚務,所以他必須配合其它的機制或商業模式,才可能建置。

以 Line 這類社交軟体做為病患管理工具的風險

我喜歡在門診回答病人的問題,在那邊有圖片,有病歷,有足夠的影像資料,這些資料能讓我回答病患的問題,更正確,針對不同的情況,給予更貼切的回覆。

同時,我也可以執行足夠的檢驗和檢查來證實我的猜測和想法。

事實上,醫療的過程是個完整方法學的實踐,先有推測,再有方法來證實或排除我的推測。在訊息和資料不足的情況下,做的假設和思考,都是事倍功半,就和我看某些學生的論文,明明資料不足,確得到一個美麗的結論,你相信嗎?

如果可以,請翻閲我的網站,了解我的思考和處置,我相信看診時,我們能談的更深入,醫療不是只要有溫暖,關懷,再強論一次,那是專業和辯證的過程。

誰説病患是不用做功課的,只有你了解醫師的做法思維,你們溝通無礙,你的治療才能有更好的結局。

我喜歡有做功課的病患,我更喜歡讀了我網頁的病患,我建網站代替了在看診時發講義,希望下次有人可以跟我談談,我的資料那裏有錯。

醫療服務絕對不是"得來速"。

拜託,不要加我的 Line,提出你的情況,就想要我問答你的問題,我己經很久不做這種不靠譜的事情了。

我希望在門診那種正式的場合,正確且認真的回答你的問題。

選擇低度連結或是高度連結的醫療服務模式

最近開始在網路上,寫一些疾病的治療的綱要,在我個人設定的討論區, ( http://whale.drlin.info),但是我把討論區的回覆功能給關了。

有人問我,為什麼,我不想讓病人可以在網頁上提出一些意見或問題?

因為我只有一個人,如果我有一群人幫忙我來做這件事情,我可能會每個病人都給 Line 的群組,這樣的方式的醫療服務模式可能更有效率。

喔!! 這是一個網路服務商業模式的設計問題,好像不用寫的不能回答,學生們的疑問。

這故事是這樣的,醫院的服務包含三種典型的服務模式,其一是物流的服務,其二是實体的服物,而其中最近被強調的是資訊服務。

Reference 醫療院所提供給病人服務產品的分類 2006

  • 第一種的服務是通路上的服務,這類的服務通常是藥品或衛材的需求,病人可以前往醫院獲得他所需要的藥品或衛材,而這種服務決定於醫院的通路能力,是否可以取得獨佔或比較高的議價能力。
  • 第二種的服務是器材,檢驗和手術上的服務,這方面的服務,通常是屬實質的服務,所謂的 Last Mile的服務,而這種服務決定於醫院醫療器材的好壞,醫院醫師的手術能力。
  • 第三種的服務是資訊的服務,這方面的服務是屬於一種非實質產服務,這種服務決定於醫師的表達能力,和醫院可以提供給醫師和病人資訊系統和醫病間溝通環境的規劃。

過去,這些服務,都在醫院裏面發生,也就是網路時代所提到的線下服務 (Off-Line) 的服務,跟本不要上到網路來,而病患的物流,醫療,服務等需求,都在醫院完成。

現在很多的醫療服務,很多的醫師,仍然是採用這種方式,在這種古老的,原始的醫療資訊系統,和不思進步的醫療法規下,我們的對於醫療的服務,還是鎖在醫療院所的內。(醫師的醫療行為必須在固定的院所發生,如果不在同一家醫院或地點的話,要跟衛生局來報備)。

病人來醫院,醫師看診,三分鐘解釋完畢,懂不懂病人自己的事情,病人求自保,所以在網路上撈些不靠譜的資訊。醫師也為了自衛,做了很多防衛性的醫療行為。事實上這種方式,使得台灣的醫療健保,病人看病的次數,高得離譜。

絕對不是健保蛋頭學者,不是醫師的操作行為,讓看診數目增加,改善醫師和醫院的收入。因為看診是一件很討厭的事情,時間和交通的成本,非常高,你以為病患會乖乖的一個病分很多次看嗎。

其實,我是真誠的希望,病人能夠一次就治療好,隨著回國的愈久,每個門診的病患數目,愈來愈多,想把病人教好,看好的心情愈來愈急切。真的想在門診發 Handout 講義,或做 Powerpoint,用一個大銀幕,來讓病人懂,我如何做,我如何想,我如何解決你的病痛,我的能耐到那裏,那些是無奈,那些是極限。

這樣的環境是我想要的,但是有那個醫學中心,有這樣空間這麼做。https://health.udn.com/health/story/7419/2355878 (教授診間),我的診間,窄小,一台小小的螢幕,系統上的資訊,都是為了醫院工作而設定,極少有給病人的醫療資訊。

 

解決方案

 

我還是要解決這個問題,在三到四個小時內,要服務三十個到四十個病患,我必須想個方法,來解決這種困境。

我的做法是低度網路連結的模式,自己去網路上買了網頁主機,架上的討論區的系統,把我要告訴病患的治療的資訊和方式,如何做,如何治,要如何配合,等等的訊息,對不起,這些不是過去那種傳統衛教,而是強調如何配合醫師的方式,了解醫師的醫療行為。不著重於病病的介紹和泛泛之談,直接把相關的可能和疾病發展的進程,擺上了網頁。

為什麼是低度連結,不同於高度連結模式,因為網頁不是互動的,而是單向的,沒有社群的活動,沒有其它的交換資訊的機制。

這種的網路(Online)和實務(Offline)的服務模式,提供了些微少許的必要服務,成本也不高,在這幾個月的操作下,效果不錯,病患的配合度提高,回診率和依從性也高度的改善。

相對於高度連結的醫療服務模式,當然,有社群平台的服務,能夠有更好的就醫忠誠性,醫師,專師和護理人員,可以在網路有即時,快速的回答和高強度的病患管理功能,如果能配合上一個強度好的醫療資訊系統,可以讓回答病情的人,能過快速的知道病患的就診,檢驗和影像的資料,那這樣的系統,就可以提供更好的醫療服務。

喔,這樣的方式,不行,為什麼?

病人來醫院看診,你才有收入,健保才付費,都在網路上回答光了,處理完了,醫師怎麼辦,喝西北風嗎,這種的商業模式的支持,要有不同的獲利機制。

別想太多,這樣的低度連結的服務模式,對我來說,就夠了。

別跟我要 Line 或在 FB 上要跟我討論病情,醫師不會依你的,第一個沒獲利,第二醫師一診看 40-50人,你以為他能記下那些病患的資料呢…,可能線上或線下,他所說的醫療決策,會差天差地,可能還會有醫療糾紛呢,醫師是聰明人,不會做這些事情,看著病歷資料說話,還是比較安全的。

這樣你們就懂為什麼,我現在採用的是 ”低度連結的醫療網路協同服務模式”。

 

 

 

 

醫療科系,技職訓練的大學

高雄醫學大學,在我就讀的時候,科系就只有醫,牙,藥,技,護,在我年輕的心靈上,大學就是未來工作的訓練,未來大家的工作就很簡單,醫師,牙醫,藥師,醫技,護理。那年我們和另一個學校聯誼,我特別好奇,那些科系的訓練目的是做什麼的,我會問那些女孩,你們讀的科系,畢業後是要做什麼工作,經濟系,銀行系(財務系) 是坐銀行櫃台的,保險系(風管)是拉保險的,圖書館是做圖書館管理員的。

在我內心來說,大學就是職業訓練所,簡單的想法,但是這對我來說就是很堅實的看法。 30年過去了,我不同於其它的醫學系的同學,我的生命中接觸了許多其它的專業,資訊,管理等等的訓練。醫學還是我的最愛,畢竟這是我用人生中最美麗的時光,換來的訓練。

今天我和一位資訊界的專業工作者,談天,他提到工業界也是有那種科班出身的理念,從大學接受資訊工程訓練的孩子,比不是科班出身的程式設計者,來的更好,更傑出。所以科班出身的理念,不只在醫學如此,在很多的科系,一樣的重要。所以,以大學為技職教育的思考,應該是對的,所以我們是要的是深化技職教育的工作。

或許有很多搞教育的人,會打我臉,爭論我的看法,但我還是會堅持我的看法。在大學一個專業,所謂的基礎科學(有百年以上的歷史的科系),比上花花好看的新科系,訓練可能更好,對孩子們的未來更佳。18-25歲是人生最好的學習期間,應該用在最困難的基礎學習,才能夠有科班出身的經歷。

醫療科系最大的技職体系,這裏強調實做的訓練中心,無論在國內和國外都是如此。

這個的訓練環境,是台灣醫療最成功的部份,也是台灣醫療中最重要的部份。

太多制式化的教學課綱,反到是讓實習和見習的孩子們,不知所措,孩子們要了解所有的流程,學習如何操作,再將知識內容,運用在他的工作上。實做是最重要的訓練,花花腸子的教學是沒有用的。

最近我看到了,科裏面的醫師,在一些新領域(海扶刀)的努力,不知老之將至。追求著越。而這種內心的強大,來自我們醫師的訓練方式。如何將新的科技,運用在傳統的醫療界。

從這裏看到,也從德國的教育制度看到,技職教育的重要性,在大學除了科學的基礎教育外,實際的操作和改善流程的技職訓練是很重要的。

雲端的助理

需要一個研究助理,一個星期和我 Meet一次,時間彈性,對於 PTT 或 Forum 的平台的使用熟悉,

 

每天工作時間約固定二到三個小時,通常是晚上 1800-2100為佳,

工作時間可以討論,工作地點只要在電腦面前,上得了 skype 或 fb 就可以了,

老闆不喜歡用口頭交待,除非有通話的必要,

老闆的指示,你可以在工作時間才看,完成就好。

負責幫老師把文件,照片,資料,整理好,放在我個人的 Forum上,完成我交待的 Journal Paper pdf 的取得,能整理 APA 格式。
負責幫我監控我的投稿 Email,雜誌投稿平台的操作和管理我所有研究的檔案文件。

 

中文的部份,要能幫我改寫,我的中文寫作的能力較差,可能中文寫作的技巧要具備,不用擔心,我不會叫你獨自完成計劃或文章。
不限高醫學生,最好要有論文投稿經驗,否則你就要很努力的學習,合理延長試用的期間,可議。

幫我做 IRB 的送件,和費用申報等等的雜務,地址是在高醫或大同醫院,會請你一個星期一天,把 Meet老闆和雜務工作完成。

酬勞為 18000元/月,如有統計和英文編修能力,我願意付更高的費用….

 

碩班畢業或博班考過資格考的人,非常歡迎。
醫療,社會,心理,資訊,管理等背景的都歡迎…..

對於醫療資訊的前世,今生和未來

星期五,在 FB 上,收到 Alex Wang 的一個交友要求,Alex 一位15年未見的朋友,那時候,他在台北醫學大學醫療資訊研究所就讀,當時我們對於醫院的醫囑系統 CPOE (Computerized Physician Order Entry) 有一個很相同的見解,網頁化的工作環境,能夠在醫院的工作環境中,有很好的效能,比起當時,也可以說是現在還在所使用的 API 的工作環境,來的更友善。

我們共組了一個 Team,來開發這種介面,但是當時沒有成功,因為當時的 IE和 JAVA 的環境,還不成熟,所以這種的醫療工作環境,坎坎坷坷,無法成功的運行。

而今天在藍創的醫療資訊系統上,我們看到了這件事情的成功,界面和運行都非常的完美,但是在中國醫療院所,因為界面的太先進,流程不同於現行醫療人員的思考,還是麻煩一堆,但是這種時勢和走向,應該會是未來的大宗。

從台灣的藥歷檔,還有一些同一集團多院區的工作環境,基本上也都是採用這種設計架構,足見這種系統是比較好工作的方式。

15年了,看到過去自己的 idea 變成了真實的東西,有時候很感嘆,有時候很高興。

2005年到2007年,在美國,UMHS 的工作環境中,看到了一些醫療資訊系統,Go Public 和 Go Individual 的這些,如 Pre-Visit Questionnaire, Dynamic Structure Data Entry, Patient Education on Demand 和  Text in or Scrap out 等等在 Outpatient Service 上的概念,終於有人聽得懂了,可以在期刊發表了。 一些醫療網路行銷 (Medical Internet Intervention) 的故事,也可以出手去賣了。 這些都是我 5到10年內,累績的概念和想法。 很高興的,這些概念可以 Go Publishing 了。

那近五年,我的思考是那些,主要的在醫療資源整合的故事,上個世紀,ERP,SCM 運用在製造的產業,對於整個供應鋉和生產製造業,得到很明顯改善。但是在醫療或服務型的產業,進步微少,最主要的是服務業的產品,單個產品的差異性很大,但是醫療服務上,DRG 和臨床路徑的開展,我們可以預期一些 Disease-Based 的產品,和流程管控的一些概念,會逐漸變成長河。我會遠遠的看看,這些未來的醫療資訊和 Disease-Based 的產品和概念的成長,我希望下一代的醫療資訊,不再是大貓和小貓都走大洞的思考,而是大貓,小貓都走自己的洞,這些大貓,小貓,不是指人的個性化,而是疾病和針對醫療產品的個別化。

利用資訊做產品的展開,Bill of Material 和 ERP 的 Simulation 的思考,逐漸的會在醫療資訊上,扮演一個重要的角色。但是,不容易的是醫療產品的展開,需要有專業知識的醫療工作人員去進行開展,所以需要很高的資本的投入,我想這個故事,不會在台灣的這個環境開花結東,對岸可能有機會,歐美也可能會有這種環境吧。

另外的是 APP 的使用,個人化的病歷載具,會變成最紅最方便的工作,過去所提到的 Personal Medical Record 會變成主流,而取代最在 EMR 在醫療界所佔的地位。而資訊的流通量的增加,雲端的使用,和線上支付系統的成熟,會對未來醫療產品產生很大的變化,而且會有機會改變現行醫療服務和保險。

一般來說病人來醫院有三種重要的需求,其一是透過醫院取得他所需求的藥品,其二是醫院能提供治療性醫療產品,比如說換藥,復健或手術等這方面的醫療產品,其三是最重要的,而且近年來越來越重要的資訊需求,也就是透過醫療院所得到正確,被需要的疾病資訊。

(醫院的選擇  http://powwow.drlin.info/?p=238 )

過去,我們把所有的醫療服務,都放在醫院裏面,未來這些環結和產品,可以進行一種拆解,會型成一種上下流的關係,也就是所謂的生產鍊和醫院資源管理的架構的改變,取代過去醫療院所,盲目的管理人員騎著瞎掉的醫護人員,用著傳統企業管理的工具(不合適的鞍),或許在這方面,醫療資訊和醫院管理,才有機會站在一起。 這種需要跨組織的資訊架構,再十年吧,我們就可以看到這種的情型。

醫療保險的全流和服務流,也會有很大的改變,過去健保局,是集中對醫院支付的,醫院為一個 Pooling 旳地方,再把它分配給廠商,醫師和工作人員。未來這些服務會裂解,成為一個個的產品服務單元,保險對每產品單元的價值和醫師費 Physician Fee,藥品費用更合理的掌控 ,大型的醫療體系,會和醫師 Contract,成為一種開放醫院的架構,台灣大型醫院的存在,會再度的受到挑戰。 這種醫療資訊創造時代,領軍做資源分配的情境,才會出現,過去的那種 Capitation, DRG,Prospect Payment 這種公共衛生體制的不合理管控方式,才會汰舊換新。

再十五年吧,我們可以看到這樣的故事。

未來的醫療資訊,應該是開放的,流動的,可以變型的…..

對於醫療資訊的前世,今生和未來

星期五,在 FB 上,收到 Alex Wang 的一個交友要求,Alex 一位15年未見的朋友,那時候,他在台北醫學大學醫療資訊研究所就讀,當時我們對於醫院的醫囑系統 CPOE (Computerized Physician Order Entry) 有一個很相同的見解,網頁化的工作環境,能夠在醫院的工作環境中,有很好的效能,比起當時,也可以說是現在還在所使用的 API 的工作環境,來的更友善。

我們共組了一個 Team,來開發這種介面,但是當時沒有成功,因為當時的 IE和 JAVA 的環境,還不成熟,所以這種的醫療工作環境,坎坎坷坷,無法成功的運行。

而今天在藍創的醫療資訊系統上,我們看到了這件事情的成功,界面和運行都非常的完美,但是在中國醫療院所,因為界面的太先進,流程不同於現行醫療人員的思考,還是麻煩一堆,但是這種時勢和走向,應該會是未來的大宗。

從台灣的藥歷檔,還有一些同一集團多院區的工作環境,基本上也都是採用這種設計架構,足見這種系統是比較好工作的方式。

15年了,看到過去自己的 idea 變成了真實的東西,有時候很感嘆,有時候很高興。

2005年到2007年,在美國,UMHS 的工作環境中,看到了一些醫療資訊系統,Go Public 和 Go Individual 的這些,如 Pre-Visit Questionnaire, Dynamic Structure Data Entry, Patient Education on Demand 和  Text in or Scrap out 等等在 Outpatient Service 上的概念,終於有人聽得懂了,可以在期刊發表了。 一些醫療網路行銷 (Medical Internet Intervention) 的故事,也可以出手去賣了。 這些都是我 5到10年內,累績的概念和想法。 很高興的,這些概念可以 Go Publishing 了。

那近五年,我的思考是那些,主要的在醫療資源整合的故事,上個世紀,ERP,SCM 運用在製造的產業,對於整個供應鋉和生產製造業,得到很明顯改善。但是在醫療或服務型的產業,進步微少,最主要的是服務業的產品,單個產品的差異性很大,但是醫療服務上,DRG 和臨床路徑的開展,我們可以預期一些 Disease-Based 的產品,和流程管控的一些概念,會逐漸變成長河。我會遠遠的看看,這些未來的醫療資訊和 Disease-Based 的產品和概念的成長,我希望下一代的醫療資訊,不再是大貓和小貓都走大洞的思考,而是大貓,小貓都走自己的洞,這些大貓,小貓,不是指人的個性化,而是疾病和針對醫療產品的個別化。

利用資訊做產品的展開,Bill of Material 和 ERP 的 Simulation 的思考,逐漸的會在醫療資訊上,扮演一個重要的角色。但是,不容易的是醫療產品的展開,需要有專業知識的醫療工作人員去進行開展,所以需要很高的資本的投入,我想這個故事,不會在台灣的這個環境開花結東,對岸可能有機會,歐美也可能會有這種環境吧。

另外的是 APP 的使用,個人化的病歷載具,會變成最紅最方便的工作,過去所提到的 Personal Medical Record 會變成主流,而取代最在 EMR 在醫療界所佔的地位。而資訊的流通量的增加,雲端的使用,和線上支付系統的成熟,會對未來醫療產品產生很大的變化,而且會有機會改變現行醫療服務和保險。

一般來說病人來醫院有三種重要的需求,其一是透過醫院取得他所需求的藥品,其二是醫院能提供治療性醫療產品,比如說換藥,復健或手術等這方面的醫療產品,其三是最重要的,而且近年來越來越重要的資訊需求,也就是透過醫療院所得到正確,被需要的疾病資訊。

(醫院的選擇  http://powwow.drlin.info/?p=238 )

過去,我們把所有的醫療服務,都放在醫院裏面,未來這些環結和產品,可以進行一種拆解,會型成一種上下流的關係,也就是所謂的生產鍊的改變。 這種需要跨組織的資訊架構,再十年吧,我們就可以看到這種的情型。

醫療保險的全流和服務流,也會有很大的改變,過去健保局,是集中對醫院支付的,醫院為一個 Pooling 旳地方,再把它分配給廠商,醫師和工作人員。未來這些服務會裂解,成為一個個的產品服務,每產品的價值和費用, 醫師費 Physician Fee,大型的醫療體系,會和醫師 Contract,成為一種開放醫院的架構。

未來的醫療資訊,應該是開放的,流動的,可以變型的…..

我的學習和障礙。

我的學習和障礙

每一生僅有一次的智力測驗,那年上國民中學,為了分班考了一次,分數是89分,正常的的智力是100,而90分是雙尾的百分之五,所以以統計學的觀點來看,我的智力和正常人的智力是有顯著的差別。

我的語言發展上,時常有內心中有某種影像,但是腦中一直想不起相對應的名詞,造成了我和別人溝通的困難,也就遇到某些不是我熟悉的場域,我會變的很沈默,不太會跟我的人爭執和唦架,原因是我的語言能力不足以用合乎邏輯來表達我的思考。

我有很大的閱讀障礙,讀起全都是文字的論文,是我最大的夢靨,讀醫學的時候,我只要把課本中的圖背起來,就像相機把圖片直接照到腦中,比較複雜的圖片,我也可以透過理整和關連,把所有的資料放在腦中,把表格分析後放在腦中,讀醫學的時候,書籍中有一半以上是圖片和表格,就把他們放在腦中,透過和同學的討論,我逐一的修正我的觀念,而我的作答的技巧也不好,在醫學院中的考試,牽涉實務操作的部份,通常是很高分,但是遇到申論題,寫起答案,就像畫畫一樣,盡量用圖型來回答,都是一些片斷的文字,不成文法的語句,我有時候不知道老師看得懂嗎。

數學和統計是我最喜歡的課程,程式寫作也是我的強項,流程圖是我最喜歡的表達的方法,但是我再下來的歲月是讀管理學的博士,每次輪到我報 Paper 的時候,我的摘要也都是圖型,流程,關係圖,我相信我的博班同學都有受過我的虐待,而我的思考是跳躍的,我的整個思考建模的方式,是會用很奇怪的領域的背景知識,在和同學討論的時候,我相信老師和同學都有很嚴重的挫折感,比如說資訊或回饋控制等等的問題,我會用內分泌和神經學的例子,來類比管理的系統的建模,你想我的老師和同學是怎麼想的。應該是痛苦不塂。

我可以告訴你,我和同學的關係通常不是很好,因為我是個怪胎,說的看的都和別人不一樣,想到要和我一組時,絕對頭痛不已。但是,大家都會懷疑為什麼我和病人溝通沒有問題,很簡單,我把所有的決策流程和思考觀點,用流程圖劃出來,跟病人分享,也就是把各種問題整理出來,用PDF或Figure的方式,透過我有限的言語單字,絞盡腦汁,經過不斷的重覆和練習,反正婦產科的疾病就是那些,我的病人大概也有不錯的教育程度,好像沒有什麼問題發生,好像比其它醫師和病人的溝通都好,或許我很害怕病人不懂,每次門診,我都競競業業的說明,從來不偷懶,看太多的病人的時候,我會有很大的壓力,因為太少的時間,我會講不出來,我害怕電話的溝通,因為我會覺得資訊過少,面對面的話,不僅從語言,加上表情會讓我有更多的資訊,讓我比較好的去解決對方的疑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