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rn by doing or learn by teaching

In the past, education in Taiwan always put the emphasis on the teaching then doing. Maybe, the student always follow the single road without variation and do the things well. After teching, the difference of thinking disappear. The similarity of management for disease appears.

If the education focus more on learning by doing not learning by teaching. In general, there will be more unstability and risker. The operation cost will be higher than later. But some excellent ideaes or evolutions will be found.

The cost is the determining factor. If an organization or system are short of resources and overhead. They should maintain the regular working without any error and trouble. In other word, to keep the low cost operation should be in the strategy of risk aversion.

Fighting with SPAM

當你把你的 Email公開在網路上,寫在網頁中,或你使用的Mail Account 是所謂的免費信箱,更無辜的是你的親朋好友把你的 Email 鍵入了這些信箱的通信欄,過不了多久,你的信箱中會塞滿了很多的 Junk Mail。
我有時候會考慮,每個星期或每個月換個 Email帳號,來防止這些所謂的垃圾郵件(Junk Mail),但是這會給你的親朋好友,帶來很大的痛苦,某些情況,他們真的不知道,你現在用的 Email 帳號是那一個。

Email帳號和手機號碼,有很高的更換成本( Switch Cost ),當你更改時候,你會失去某些重要資訊,你要花費許多的時間和精力,不厭其煩的告訴你的親朋好友,你已經換了手機號碼和 Email帳號。手機來電,你可以不接那種來路不明的電話,但是 Email 的信箱,確是化外之地,荒服之野,它可以長驅直入你的信箱,說聲拒絕都不行,我真的對那些發垃圾郵件的企業,退避三舍,少惹為妙。
網路上對這些垃圾郵件,有個專門的名稱叫作 SPAM,那種容易打開而毫無滋味可言的罐頭肉,為了阻擋這些罐頭信件,我的信件主機將努力的拒絕這類的信件,進入我的信箱。

這裏採用了兩種方式的阻攔策略,PostFix 會對沒有DNS 沒有註冊 MX 信件傳送的主機,嚴正把垃圾信的退回,那些想在自己家的寄廣告的傢伙。你的Outlook 或 Outlook Express 帳號中,沒設或故意寫錯 “電子郵件地址” 的信件,恭喜你,你會收到這封文件,你所要做的是,請你在你的帳號中,設定正確的”電子郵件的地址”,記住要 Domain Name 拼字要拼對喔。

再來是對那些 SPAM 的製造者,你們別費心了,在主機上架設了 SpamAssassin 的程式,可以擋住 MMailer, HiMailer, Xmailer 等等專職寄廣告信件的程式,所送出的信件,我只考慮收你用 Outlook, Netscape & Outlook Express 和 Eudora(MAC)所寫的信件,和你用常見 WebMail程式,所送出的信件,如 ( Mail2000, WGRET, Tpech Mail System),其它的系統,如果我的朋友,有在使用其它的系統如 Yam, Yahoo, Hotmail 的信箱,請通知我加入信件過濾系統的 whitelist,其它的沒有列在 Mail User Agent Whitelist 上的信件 ,對不起,拒收,敬謝不敏。

我在這裏要跟各位抱歉的,這些程式嚴格的幫我把關,但是有些情況,它們會把好信當成壞l的“廣告信件”來處理,錯把馮京做馬涼,依我所知,這情況是難免的,如果你寄給我的某些信件,有重要文件或訊息,一定要讓我知道,或請在工具內選個 “要求讀取回條”,我絕對讓系統回覆你的要求,這個動作造成的不便,比起每天刪除這些 SPAM 來的愉快而且樂意,諸多不便,煩請各位大德見量,因為沒有人喜歡,每天打開信箱,每天打開信箱,充斥著那些 “食而無味的罐頭肉 SPAM”。


Technorati :

寫故事的人

故事的開始,可能是很小的一個感動,可能是一個很小的啟示,生命就像是潘朵拉的盒子,隨時都會新的精靈飛出來,而你就會隨著精靈起舞,寫下一個個令人感動的故事。

漫談Linux的Business Model(林錦鴻)

我開始在擔心,我習慣的 Linux 支援廠商,能不能在再支持下去。多年來,習慣使用 Slackware 也一直是我最心愛的版本,使用Slackware 就好像是自己的朋友,好朋友,我知道它的習性,脾氣,怎麼樣,都不會讓我失望,出現情況,我只要很少的時間,就可以完成 Debug的動作。這一波網路熱潮過去了,我們可以看到 Linux 公司股價在 NASDAQ上上下下的波動,他們並沒有在這段黃金時光中,找到一個正確的Business Model。在 Mandrake 的網站上,我看到了公司管理者和財務支持者的戰爭,也看到 Linux 使用者的悲哀,他們必須忍受某些程度的不確定感;同樣的,我也沒有在 Mandrake 的公司網站看到一個合理、可行的商業模式,我開始擔心 Mandrake沒有辦法維持現行的經營模式,等到財務人員進來了,所有對理想的堅持都隨著財務的困境,隨風而逝。或許,這群公司管理者,都太年輕了,沒有足夠的商業敏感度,或許事實環境的不允許,或許他們在這艱困中努力以赴,而在整個 Linux的狂熱後,狡猾的狼 IBM 出現了!Linux 的開發者RedHat,SUSE 都和 IBM 握手之後, IBM和一些所謂的資訊服務型的廠商,也毫不留情的開始瓜分這個原本屬於 Linux 廠商的市場。或許商業化是個手段,是進步和發展的一種方法。一直堅持著自由軟體主義的Linux 基本教義派開發的套裝軟體( Application Package)無法商品化,也就是說,沒有利益可圖,導致Linux無以為繼,無法籌足資源進行下一個階段的開發,這點,嚴重的妨害了 Linux 的下一步發展。自由軟體這個概念,我總覺得與柏拉圖烏托邦的理念有點異曲同工的味道–它是人類社會的理想境界,但是在現實的環境中,好像沒有存在的空間,是個神話。因為害怕我慣用的 Linux 版本會消失,為了減少這方面的疑慮,我開始嘗試某些主流的版本,卻是一個痛苦的開始。我試著在 FreeBSD上,建立自己的工作站,嘗試著把原先一些伺服器移植整合 到FreeBSD 上,這帶給我很大的痛苦,因為跨版本的移殖,需要很多很多的時間,去修正,去微調。上述的困境,讓我愈來愈感覺到,OS應該是一個公共財,就像你我之間使用的語言一樣,應是屬於所有的公民,屬於所有人類的財富。而如何維護這個財富,就變成了很重要的議題。想想看,使用者或有意識,或無意識的接觸到某個OS,透過互動和學習,投入許多時間去瞭解熟悉某個OS後,就好像使用者習慣某種語言後,若要他重新投入成本、資源,去接受一個陌生的語言、或者是陌生的OS,簡直是自尋煩惱。也可以說, OS 就像情人一樣,當你喜歡,投入情愛,你會很輕易的更換你的情人嗎?目前Linux所遭遇到的困境中,我覺得最重要的是要去界定Application (套裝軟體)和 Operation System (軟體工作平台)的界線。也就是說由某個非以商業營利為主要目的的組織發展一套可以運行的OS,提供開發者和一些非商業性機構的使用;而其它以商業軟體開發維生的廠商,可以在 Linux 上開發商業軟體,出售商品,然後強制這些商用的軟體廠商捐獻給上述的組織,讓這個組織有資源繼續開發速度更好、效能更高的OS。這就像沒有人,可以對某個”word”字,宣稱,他有這個字的專利權,也沒有人可以公佈某種文法使用,是有著作權的,但是當這些文字和語法,結合起來,描述某些理念和故事,就能受到著作權的保障,作者也就可以將這些商品化的理念是相同的。我不希望 OS的產品,有太多的版本、變型、廠商,因為 OS 像語言一樣,太多的歧異,會使得溝通和學習的成本大增,也就是人類必須花費許多的成本在語言的溝通上,而 Linux OS 如果照現在的走法,愈來愈大的差異必將發生。重新定義 Linux 的商業模式,將會有助於人類的發展,也有助於全球資訊化的時代早日來臨,一個合理的運作模式,才能給 Linux 一個無可限量的未來。(本文出自91/05/01第120期《Digital-Observer數位觀察者》)

從漢語和通用拼音,談交換標準

最近教育部通過了使用通用拼音的政策,也就是和全世界採取不同的拼音方式,或許因為政治因素,為了曲格兩岸的不同,或許獨立自主的意識,促使現在的政府採取如此的政策,但是這政策後面的意謂著更高的交換成本和更高的交流障礙。交換資訊,傳播資訊是需要很高的成本,文字和符號是一個共通而能互相接受的承載器具(carrier),承載了我們所謂的訊息和知識。如果介面不同,承載的器具有差別,那在交換資訊和知識上,就存在了高成本和高進入障礙的問題。這樣說吧,為什麼我們要學英文,而我們也花了很高的成本,去學習英文,原因是因為全世界大部份的知識和資訊,都是以英文為承載工具,這就是為什麼台灣大學研究所入學考試,需要加考英文,因為如果有良好的英文能力,就代表了低交換成本和低進入障礙。政策的成本,是難以評估和計算的,如果像台灣一個海洋國家,它的最大的優勢是如何透過交易來富有自己的國家,而能成就交易的方法,就是降低交易成本,減少交易障礙,光靠台灣本土市場的內需增加,無法推動台灣的經濟的活躍,這從這兩年政府一直努力推動的內需計劃,卻無法挽救台灣的經濟得到印證,也就是海外才是我們的希望,這個海外包括了大陸和歐美。台灣中文使用的內碼是 BIG5的繁体字 和中國大陸內碼為 GB 簡体字,導致台灣的軟體產業的內陸化和惡質化,而中國的廣大的軟體市場和人才,看得到而吃不到,也就是如果你要進軍大陸的市場,你必須花兩份成本,而非一份成本,就可以完成的,多的那份就是交換的成本,也就是說中國和台灣無良好的交換標準。前一陣子,Microsoft 和法務部的取締行動,一些媒體和社會團體的大加攻擊,認為是出賣台灣的行為,但是事實上,我考慮的問題是,台灣的市場是不是能支持整個 Microsoft 的中文化的成本,也就是台灣的 Microsoft的作業平台,只有台灣這個市場,出了台灣就沒有價值,萬一有天,Microsoft 傳統中文版,無法在市場有足夠的獲利,也就是 Microsoft 退出了台灣市場,有沒有相同功能的平台可以替代,是不是逼著台灣去使用簡体中文版,如果使用 XP 的人,就會有這種心情了,因為這版的作業軟體,它的中文 Kernel 是簡体文字版,而台灣的經濟弱勢,會不會導致,我們必須接受對方的交換標準,這是重點,而不是強調族群分割和獨立的意識。在這期的華頓學報中,也提出了這個問題,就是 Microsoft Windows 只有12-14種語文的版本,而全球的文字不只這個數目,也就是弱勢的語言,必須使用類似相近語言的系統,也就是因為他們的國家無足夠的市場和經濟能力來支持他們的語言,也就是無力去支持他們的交換標準,台灣是不是下一個這種國家呢。李光耀回憶錄中,他提到當年中文化的選擇,繁体字和簡体字的競爭,雙雙對立,但最後他們選擇了簡体字,因為他們看好了中國的強大和未來,另外也認定了簡体人口的數目遠多於繁体人口的市場,新加坡是個海洋國家,要以商業和貿易活下去,如何增加競爭,也就是減低成本,他們做了一個他們認為完美的選擇,英文和中文成為他們官方的語言,也就是他們能夠和全世界 3/4 的人口,溝通交換和分享,同樣的瑞士國民,他們會說德,法,義等三國的語言,在上一個世紀,我們可以看到瑞士的高度競爭力,而在德語區的瑞士人民,不會因為他們是說德語而承認他們是德國人,一個有高度自信心的國民,不會因為使用相同語言,相同的交換標準,而忘了他的出身和血統。是不是應該從國家競爭力和市場經濟的方向,來討論這個問題,在資訊網路的時代,妄想以當年清朝和日本的鎖國政策來維護自己的獨立和尊嚴,是不是很可笑,前面兩個例子,因鑑不遠喔。不要忘了,一個口中唸著知識經濟的魔咒,卻忘了如何得到知識的交換標準,就如唸梵文佛經一樣,不通不通的唸著,不明其義,不解其辭的愚蠢和荒謬。讓交換標準獨立於政治,讓台灣遠離邊緣化的危險。(本文出自91/07/24第132期《Digital-Observer數位觀察者》)(作者Email: hormone@menopause.idv.tw)

以進入成本和作業成本,探討象型和拼音文字的特性

這個問題從我開始學習電腦,就一直困擾著我,到底要選擇那一種輸入方法,注音輸入法,或倉頡輸入法,或者是其它等等的輸入方法。輸入法,是語言的延伸,也是電腦的文字介面,你如何讓電腦瞭解,你的需求,想法,如何和電腦溝通,那就是輸入法。輸入法,基本上有三種型式,有一種如倉頡,是屬於一種象型,所謂的Image 的組合,另一種就是聲音的組合,如注音,利用拼音的方式,來輸入你的字型,當然還有其它組合前面兩種混合体。如果問你一個問題,到底那種輸入方法,使用的人比較多,答案是肯定的,有百分之八十七的電腦使用人口,是使用注音或其相關延伸的輸入法(http://www.find.org.tw/),而使用所謂的象型組合的輸入法,佔不到 5%,如何解釋這個現象,也就是拼音和象型文字的使用,誰優孰劣。而另一個問題,中國字,不管兩邊那一國,無論是簡體,繁體,都是象型為主,以型式符號的方式呈現,不像其它的英法其它語系,是以拼音和發音的連結,利用有限的字母,而產生的文字來呈現,而注定在電腦化的輸入和使用上,註定了要走不同的路,而在東亞國家,只有中國和台灣,必須面對這個問題。日本,韓國,基本上,他們已經建立了一種拼音和象型符號連動的文字體系。如果有一天,中文文字,只剩下了注音符號或是羅馬拼音,我們會不會接受這種意念的呈現方式,前面一篇文章,我們主要的是談論文字符號的交易成本,而今天希望大家來思考,在資訊化,數化位的時代,需要把知識電腦化的時代,到底如何文字的進入障礙,也可以說是學習曲線,和運作使用這些所謂的文字,所需要的成本。如何來解釋某個語言,某個文字的價值,這個問題非常政治,也就是一種意念,典範的問題,到底誰家的文字語言優越,這種問題,那一個國家,那一個民族,都是絕對的敝帚自珍,當然是我家的語言是最美的,最好的。但是站在理性的考量上面,從全球化的角度,從歷史的角度,書同文,車同軌的時代可能某天會來臨,歷史告訴我們,語言的種類是逐漸的減少,全球化一定需要某種共通的語言,減少隔閡和誤解,而理性的思考上,使用那種文字的成本會最低,以經濟學的角度,是不是要做個決策。好像民國成立之後,開了個會議,決定到底是那一種語言,能成為官方設定的語言,當時上海話,北京話和廣東話,成為了候選人,就像現在的漢語拼音,自然拼音的選擇一樣,都充滿了政治,學術的角力,最後的結果,大家都知道了,到底是如何決定的,基於什麼決定的,整個決策的模式,我想黑箱作業的情形,應該是相同,自古皆然吧,但是我們把一些非理性,政治的因素拿掉,以成本的因素的模式,來討論到底那一種的文字符號,在資訊化的時代,較為有利。文字的使用,基本上有三種成本,交易成本,學習成本,使用成本,我們就簡單的用這個模型來討論,誰優誰劣,孰是孰非。交易成本 : 文字語言用以交換知識,訊息時,因為文字的特性不同,使用人數不同,而產生的成本,我把它歸類於交易成本。這種成本,有經濟規模的效應,當使用的頻率,人次增加,交易成本會有下降的趨勢。學習成本 : 也可以用進入障礙,到底要達到某種熟練程度,能完美正常的表達意念,記錄知識,那就是學習成本,在經濟學上,我們可以稱它為(Sunk Capital),初期成本。使用成本 : 如果用某種文字,表達意念,記錄知識,使用的記憶空間,知識的再生成本,運作,計算,尋找和分析的成本,我想把它歸因於使用成本(Variable Cost)。除了交易成本的變動性較大,其它兩個成本應該比較沒有那麼上下起伏的變動,比較能較客觀的運用迴歸統計的方式來進行估算。象型文字,好比是中文,基本上來說,進入障礙頗高,我們要花很多的時間,學習,認識這些符號,而且每個符號有它的意義,你還要學一個輸入法,不管注音或是倉頡,也就是說,你不能夠直接告訴電腦,而西方的拼音字,只用了 25-26個字母,就可以通知電腦,你內心所想,而且音和意,有絕對的相關,所以相對於象型文字來說,在進入障礙的問題上面,簡單很多,也就是文章一開始,所討論的輸入法選擇的問題,注音絕對比倉頡,學習的成本和曲線好的多。而使用成本上,象型的文字,在記憶體使用上,精簡許多,能夠用比較少的文字符號,表達比較複雜的思考邏輯,就好像文言文,字少少的,但是可以表達很多的意念,詩短短的,就可以把感情意境完美表達,而這種符號優勢,在拼音文字上,沒有辦法達到,因為音節,口語有相關,所以必須使用較多的空間和操作成本,中文只要2 Byte 就可以表達一個字,而最多只要4個 Byte 就可以表達一個意念,包括動詞,名詞或型容詞,而英文可能使用的空間,就多了很多,所以在運作,計算,尋找和分析的工作上,須要更大的空間,記憶和成本,這部份朱邦復老前輩,或許有更多的創見。而交易成本,使用的精確性,意念的再生性,表達的完整性,多重的接受性,這些是屬於比較抽象的領域,交換的成本,影響的因素較多,包括地域,民族,使用人數和方式,所以在量性研究上較為困難,我想可能可以用質性的方法去討論。如果用成本的概念,在知識管理的領域中,語言文字選擇,和資訊系統數據化的情勢,到底你的決策在那裏,而上天的選擇是那個。而這種文字和語言的進化,慢慢的在發生,內容和符號逐步演進中,而語言文字,是人類最重要的知識和財富,如果我們以一個追尋知識,選擇媒介的想法,是不是選擇文字和語言,不再是那麼政治,不再如此充滿了衝突和火藥味,而最後的嬴家是誰,你我都看不到,留與後人吧。(本文出自91/08/28第136期《Digital Observer數位觀察者》)(作者Email: hormone@menopause.idv.tw)

遺憾和後悔

用遺憾和後悔,來說明統計中虛無假設和對立假設的檢驗

通常研究論文中的虛無假設(Null Hypothesis),都是研究者認為可能是錯誤的,可能被推翻的,換句話說,你心理直覺認定,這個假設是不成立的。也就是你否定了虛無假設,而你有 Alpha 這個比例,你的否定是錯誤的,這叫 Type 1 Error。

而如果你心目中,有另一個假設,這個假設和你的虛無假設是對立的,在統設上,我們稱它為對立假設 (Alternative Hypothesis or Competitive Hypothesis),這個假設,通常在研究中,如果接受對立假設是我們心目中的答案,而拒絕了虛無假設時,卻有Beta 這個比例你是無法證實虛無假設是錯的,也就 Type 2 Error。

而 Power 就是你認定的對立假說是對的比例,可以用數學式 Power = 1- Beta 來代表。

簡單的用一個故事來說明, 虛無假說和對立假說,就像兩個美女,而你決定去接受其中一個假說(對立假說),而放棄另一個美女(虛無假說)。對於你來說,否定了虛無假說時,就像放棄了你不喜歡的美女,而後來證明你的決定是錯誤,而這種錯誤是一種遺憾,也就是那時候該做而未做的遺憾,而 Alpha 就可以說是可能發生遺憾的比例。

而相對你接受了另一個美女,你認定她是你的最愛,而後來卻發現你是錯了,而 Beta 是代表你可能會後悔的機會,而 Power 是代表你做選擇正確率

http://www.intuitor.com/statistics/T1T2Errors.html 是用判決失誤的例子來說明 Type I & II 的 Error.

遺憾,後悔 和正確決策,就可以用 Alpha, Beta 和 Power 來解釋,未來可以把 Prospect Theory 的理論和統計決策的理論來做一個連結。

以手指月(信度和效度)

信度 Reliability
效度 Validity

過去因為觀念不對,時常把這兩英文字錯置。

Reliability 信度,代表利用某種工具或衡量方法可以多正確的評估,你所想要評估的構念。

信度就是,你是否可以信賴這個評估的工具來測量你所要評估構念 (Construct)的程度。

用統計的想法就是,某種構念的正確值和研究觀測值之間的關係是否切合(Correlation),相關度如何,如果正確值是 X, 測量值是 Y,如果兩者的相關度愈高 COV(X, Y) 愈高,代表信度愈高。

Validity 效度,代表某種工具或衡量方法來做測量時,結果是不是可以重覆。每次產生的數值的
否接近,也就是這種評量的方法的測量的穩定性如何。穩定性,再現性愈高的方法,效度愈高。

用統計的想法就是,某種工具測量出來值的分佈,分佈的峰度 (Kurtosis)愈高,則效度愈高。

我在信效度的認知的路

過去用文字解說信度和效度,往往過於抽象,很難去想像,它們的存在,而統計教學上,也沒有對信度和效度和分佈,相關等等的概念作結合,我也是在博班第三年,才領悟其中奧妙。

平常我們見到一個4個靶心的圖,來說明什麼是效度,什麼是信度,無法體會”群”的概念,信度和效度之間的,到底是什麼樣的關係,高效度就代表高信度嗎,不對吧! 邱至聖老師的一段話,某個研就因為研度的效度不高,而提高了他的信度,那種散彈打鳥,一槍命中的故事,讓我想了半年才懂,想通了就沒有什麼。

另外一個故事是講六祖,以手指月,手為衡量的方式,月為實際的目標,多少人只識手而不見月,你懂了什麼是信度,什麼是效度嗎?

Information Valuation

Status

Time Stamp A Is Earlier than B
Time Stamp C for “Decision Making” or “Event”

Information Alpha Is Better than Beta in “Quality”

Proposition 1:

在假設在時間點 A 和時間點 B 獲得相同的資訊,對決策正確性的效應來說,在 A點獲得,比B點獲得的資訊,可以做出更正確的決策。

Proposition 2:
在時間點B 比時間點 A 在資訊的取得上容易。

Proposition 2a:
假設在時間點 A 和時間點 B 要獲得相同的資訊,對取得相同資訊所需要付出的成本來說,在 A點獲得,比B點獲得需要付出的成本來的高。

Proposition 2b:
在時間點 A 和時間點 B 付出相同的成本來取得資訊,在 B點所獲得的資訊在質和量,比 A點來的佳。

Proposition 3:
在決策的 C 點,持有資訊 Alpha 比持有資訊 Beta,能做更品質更好的決策。 Information Valuation

Prospect Theory & Information Effect

Prospect Theory 1970 K&T 提出,主要分為三個效應

用醫師的 Decision Making Behavior 的 SET 來解釋這個理論。

1. Certainty Effect 落袋為安
大部份的人都是風險趨避,當面對選擇時,會選擇最安全,風險最小的 Proposal or Protocol.

(風險的存在),當舊的治療方式有效果時,且醫師對新治療方式的資訊不足(存疑),醫師在處方時,會選擇舊的治療方式,而不願意嘗試新的治療方式。

2. Reflection Effect (放手一博)
在面對損失時,相對於前一個效應,大部份的人是傾向接受風險,選擇最有希望,而不是風險 最小的 Proposal or Protocol

某些致命性的疾病,醫師對新治療方式,雖然存疑,(資訊不足),但是醫師會選擇比較激進(Aggressive) 的方式來治療疾病。

3. Isolation Effect (頭腦簡單,朝秦暮楚)

人們對最先獲得資訊的價值認定,高於後來獲得的資訊。

當面對過於複雜(資訊雜亂)的多重選擇方案,人們常常被資訊供給的順序所主導,而做出不同的選擇。

由於病人陳述病狀先後,會使得醫師對病人診斷,受到病人提供病情資訊先後或診治病人最先察覺的表徵所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