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象,故事和理論

事物外表的現象不是研究者所要追求的,

而是合情合理的故事和解釋現象的真理,才是研究者所熱衷的。

某些小故事,尋常道理,用大陣仗資料方法,複雜的研究方法,來證實這個故事,

不如某些要仔細推敲,深切思考,不為常人所知的道理,用小而美的資料來呈現。

理論之美在於合理的解釋故事,故事之美在令人驚艷讚嘆的表情。

追求真理而不是記錄現象,才是研究之路

覓心觀心

怎麼標把心拿出來,在眼前細細的評量,把心拿出來的過程中,

需要跳脫自己的偏執,而以另一個超然的角色來看你所偏執之心,

這個過程,我直到 40 不惑之年,才略解其奧妙。

每次在寫文章時,對我來說故事不難,多年的醫院工作和觀察,

有許多的素材可以運用。前面的是尋覓自己的心。

最難寫的是討論,如何寫出自己文章的缺點,以一個客觀旁聽的角度,

寫出自己理論的缺陷,寫出如何改進之道,那是把心拿出來的過程。

覓心觀心,相互交織,也就研究寫作之路。

闡述某天晚上和我的論文指導老師黃思明,對我內心偏執的理念所做的啟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