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Ideas for a Modern e-Medical Record

企業電子化,錯誤的方法,是按照企業未電子化前的流程,把一些公文流程,生產流程,資訊交換流程改變成電子版,而不去思考,因為資訊架構不一樣,可以將流程簡化而增加生產的效率,這種的電子化是無濟於事,而且是可笑的。

大部份的 SA 在訪查企業的流程和作業時,大部份都是採取一種保守的原則,在盡量不去修正流程,會減少系統開發上失敗的風險,而電子化的效率卻被放在後面來考慮。這樣的資訊化是無益的。

同樣在病歷的電子化,只是把原來的病歷架構,把原來是書寫的版本,修改為電子的版本,可能在保存和尋找上,可能有幫助。但是整體上,不會改變現行的作業和文件管理的模式。病歷還是一樣的難以閱讀,對於資料的理解和分析,也沒有幫忙。台灣的病歷電子化的過程,正朝向這個方向在走,這種電子化病歷,不如不要。

怎麼樣的電子化病歷,才是醫療人員所需要的,我希望它是易於閱讀,醫師可以透過資訊系統,將疾病相關的資料整理,按照產生或收集的時序排列,能透過 Makeup 的功能,連接相關的資料,並能符合醫療人員思維 Problem Oriented Medical Recode 的架構,讓電子病歷是動態的,互動的,而不再是一個僵固,死板的文章。

我努力的思考中…..

Intention to Treatment and Per-Protocol Analysis

Intention to Treatment (ITT) 是針對可能選擇這個藥品的病人族群的代表。

在研究的過程中,會有些人因為死亡,不適,無法接受,導致無法完成藥物臨床治療。

A method of analysis for randomized trials in which all patients randomly assigned to one of the treatments are analysed together, regardless of whether or not they completed or received that treatment. This is complex area, and there are many definitions of what consitutes ITT.

所以研究上,如果某個藥品的副作用比較大,而導入治療時,這個 Group 的病人一定是非死即傷,退出研究。如果這個研究採用的是 Per-Protocol (PP) 的分析,結果會比事實的情況有所出入。

而 PP 的方式,可以減少病人 Drop 所造成的資料處理的問題,PP 的分析方式,資料是完成正確取得,而 ITT 避免不了一些推估,內插和假定,難免會偏離正確的結果。

取用 ITT 或 PP 的分析方式,遇到預估可能有較多病人 Drop 的藥品,可以在設設研究 Protocol 時,把兩種研究方法一起併列,結論互相做為參考,而這種 Drop 多的研究,應增加研究 subject 的 number.

Inclusion and Exclusion Criteria

整個臨床試驗中,在設計 Protocol 的過程中,醫師最重要參與的部份在於 Inclusion & Exclusion Criteria.

Inclusion Criteria 設計上是,符合使用的 Indication,也就是針對未來會使用的族群。

豐富的經驗的 Physician Investigator,能夠找出對藥品有效果的病人群組,也就設計 Inclusion Criteria 時,把反應最好的族群 recruit 來,未來在分析時治療的 Efficacy 能有明顯的差別,較易證明藥品的效果。

整個臨床試驗中,也有很多的風險,藥品不能使用在某些族群上,會引起許多的 AE 和 SAE,這些 AE 和 SAE 不僅會驚動 FDA ,受試者的不安,許多的成本和精力,花在處理這些問題。

IC and EC 是研究醫師的專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