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 DRG (Prospective Payment) 設計上的失誤

1. 是否把藥品和材料加入 DRG 的項目

    買橘子時,另外跟老闆說,另外要一個袋子,可是袋子的好壞,可能是一個塑膠袋,也可能是個 LV 的袋子,最好的方式是橘子和袋子分開來買,分開計價省得混淆。

    包裏定價,是種良好的促銷策略,但是在 DRG 中,會使得醫院有誘因,使用更低級的東東來取代高級品,劣币驅逐良币。

    健保局把藥品和醫材部份,加入了 DRG 的支付中,鼓勵醫療機構採用最下級和最便宜的藥品醫材,最好把勞務收入和服務標明,

    在支付上扣除了醫材能夠更合理顯現醫療服務的所得,而非包裏出售,讓病人能有更好的選擇,而非全部的接受這種便宜的貨色。

   

2. 費用設計是否能反應疾病嚴重的分佈情況,費用級距是否能引導對重症病患的誘因

    賣橘子的時候,有大有小,但是賣家堅持均一價格,不得選擇,這樣的情況你會不會買,答案是不買,沒得挑選。

    最好的方式,是按照大小分類,大的大的價格,小的小的價格,就是依疾病的嚴重度來付費,建立明確的分別指標,而這種費用的設計,必須要給醫師和醫院,對愈困難的案件,

    有更好的誘因去接納這種病患,但是我們現在的DRG,是不管大病小病,只要是同一種病,都一樣的價格,我們買橘子都會挑大小,醫師難道不會這麼做嗎。

 

3. 對於因 DRG 支付,所導致的醫療風險是否有合理的補償

    本來一個案件是 100元,但是你只願意給 60元的去買,賣家一定想盡法中,東扣西挪,那些步驟能省則省,用人資質可能不到位,某些品質的差別,不是因為賣家願意,

    實在是迫於價格,拿出次貨權充好品,這種情況也在 DRG 中出現,健保局以較低的價格付給醫院,而醫院為了賺些錢,到處刻扣糧餇,難免會損害品質。

    始作俑者是健保局,健保局要對這產品的質量,要負連代責任,提供醫療風險連代的補償。

 

4. 最小標準需求是否保留

    承續上面,為了對醫院服務的保障,不讓不肖醫院上下其手,應該對其服務保留最低標準要求,在醫療產品不透明,醫療知識不對等的情況,能保障病患的基本權益,產生正向循環。

 

5. 定價方式以市場機制定價而非成本定價,定期浮動調整支付點值

    對於困難,且風險性的服務,必須採用市場定價的機制,而非現在健保局按成本來定價,這種高風險的醫療服務,還是須要有人做,必竟有錢能使魔推磨,而且這價格的調整必須要迅速反應,

    當你在競爭市場上,買不到東東的時候,請你加價。

溝通和信任

醫療的工作,就是透過溝通,讓病人暸解病情,治療的方式,結果和癒後。

在溝通和病人接觸的過程中,透過專業能力,個人媚力和持續的交流等等的方式,來建立信任。

溝通和信任都是雙向。

 

在醫療的過程中,溝通的成本中,時間是其中最昂貴的是時間,包括醫師的看診時間,病患的等待時間和就醫來院的時間。

愈嚴重和稀少的疾病,溝通的代價愈高,需要的時間愈多,次數愈高,病情變化的情況愈多。

 

信任是醫護和病患之間最重要的關係,醫師能信任病患能按照交付的醫囑來規範自己的生活,定時服用藥品。

病患也要對醫師的治療方案和護理人員的治療方式能夠有信心,信任醫護團隊所做的品質。

信任的產生機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