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學習和障礙。

我的學習和障礙

每一生僅有一次的智力測驗,那年上國民中學,為了分班考了一次,分數是89分,正常的的智力是100,而90分是雙尾的百分之五,所以以統計學的觀點來看,我的智力和正常人的智力是有顯著的差別。

我的語言發展上,時常有內心中有某種影像,但是腦中一直想不起相對應的名詞,造成了我和別人溝通的困難,也就遇到某些不是我熟悉的場域,我會變的很沈默,不太會跟我的人爭執和唦架,原因是我的語言能力不足以用合乎邏輯來表達我的思考。

我有很大的閱讀障礙,讀起全都是文字的論文,是我最大的夢靨,讀醫學的時候,我只要把課本中的圖背起來,就像相機把圖片直接照到腦中,比較複雜的圖片,我也可以透過理整和關連,把所有的資料放在腦中,把表格分析後放在腦中,讀醫學的時候,書籍中有一半以上是圖片和表格,就把他們放在腦中,透過和同學的討論,我逐一的修正我的觀念,而我的作答的技巧也不好,在醫學院中的考試,牽涉實務操作的部份,通常是很高分,但是遇到申論題,寫起答案,就像畫畫一樣,盡量用圖型來回答,都是一些片斷的文字,不成文法的語句,我有時候不知道老師看得懂嗎。

數學和統計是我最喜歡的課程,程式寫作也是我的強項,流程圖是我最喜歡的表達的方法,但是我再下來的歲月是讀管理學的博士,每次輪到我報 Paper 的時候,我的摘要也都是圖型,流程,關係圖,我相信我的博班同學都有受過我的虐待,而我的思考是跳躍的,我的整個思考建模的方式,是會用很奇怪的領域的背景知識,在和同學討論的時候,我相信老師和同學都有很嚴重的挫折感,比如說資訊或回饋控制等等的問題,我會用內分泌和神經學的例子,來類比管理的系統的建模,你想我的老師和同學是怎麼想的。應該是痛苦不塂。

我可以告訴你,我和同學的關係通常不是很好,因為我是個怪胎,說的看的都和別人不一樣,想到要和我一組時,絕對頭痛不已。但是,大家都會懷疑為什麼我和病人溝通沒有問題,很簡單,我把所有的決策流程和思考觀點,用流程圖劃出來,跟病人分享,也就是把各種問題整理出來,用PDF或Figure的方式,透過我有限的言語單字,絞盡腦汁,經過不斷的重覆和練習,反正婦產科的疾病就是那些,我的病人大概也有不錯的教育程度,好像沒有什麼問題發生,好像比其它醫師和病人的溝通都好,或許我很害怕病人不懂,每次門診,我都競競業業的說明,從來不偷懶,看太多的病人的時候,我會有很大的壓力,因為太少的時間,我會講不出來,我害怕電話的溝通,因為我會覺得資訊過少,面對面的話,不僅從語言,加上表情會讓我有更多的資訊,讓我比較好的去解決對方的疑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